甲骨文中暗藏的文字文化的重大机密,再说文字文明契约论

原创: 蔡历  文字文明契约论  今天

 

 

对我的甲骨文是契约文字的观点,或者“文字契约论”的观点,从交换的情形看,更多的人仍是视为奇谈怪论,不作理睬。尤其不能接收的是,居然说“女人”之“女”是一根绳索,几乎匪夷所思。也有极少数专家还是模摸糊糊觉得其中可能存在重大价值,表现同情,但是也是整体上很难接受,由于汉字是象形文字的影响已经积重难返,颠扑不破。

 

“文字契约论”是在体系上、基本上反对“文字象形论”的,两者不共戴天。要立文字契约论,就必需破文字象形论。然而,即使从东汉许慎《说文解字》成书算起,文字象形论的存在已经快2000年了。再加上古代所发明的古两河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助攻,文字象形论俨然是铁个别的事实,是研讨和解读文字的基础条件,挑衅它无异于痴人说梦,蚍蜉撼大树。

 

但是,无论有多艰巨,无论要面对众人多少讥嘲和非难,我还是断然毅然地,义无反顾地要尽力去破文字象形论,而立文字契约论。因为这个事件太主要了,不仅仅是一个文字问题,而更是一个文明问题,不仅事关文字的真相,而更事关文明的真相,包括中国文明和整个人类文明。而文明的本相则又关乎人本身的真相。过错地意识了文字,就毛病地认识了文明,进而错误地认识了人。当前,举世都处于这种宏大的错误之中。

 

此时,我想到了“知其不可而为之”的孔子,想到了孟子的“当今之世,舍我其谁也?”。

 

 

一提文明,尤其是寰球文明、人类文明,给人的印象是,太巨大太精深。事实上,文明的基础是很微观很微小的,微观和渺小到每一个具体的人,活生生的人。文明就是人的生存和生活方式,是一个个具体的人的生存和生活方法的汇总。因此,文明本身只是一个后果,是一个概括,真正的实体是人,具体的人。

 

但是,人的存在和生涯在任何时候都非一个独自的孤立的人,而是处于和其别人的关系之中,共处之中。很简略,一个人的诞生是来自父母,也就是说人的出身本身就是一个关系和共处,是自己与自己父母的关系,自己与自己父母的共处,自己无奈产生自己。成年之后,一个人的存在就体现在做人做事上,而做人做事实际上就是一个一直地与其他人发生关系和共处的过程。

 

因此,人不是一个孤立的人,而是一个关系人。依据所面对的人群的不同,或者关系对象的不同,这些关系可以辨别出许多,堪称各式各样,譬如与雇主和引导的关系、客户关系、党组织关系、共事关系、家庭关系、同窗关系、乡亲关系等等。做人和做事的进程,实际上就是和不同的人去准确树立和保护关系的过程。

 

只管关系看起来无比繁杂,有千千万万,好像令人难以掌握和驾驭,莫衷一是,但是,关系事实上有一个独特始源、根本和基础,那就是契约。任何关系都是起源于契约关系,也都可归之于契约。掌握住契约关系,就可把控一切关系。

 

孔子说“正人博学于文,约之以礼”。这里的“文”,重要就是指不拘一格的复杂关系,而这里的“礼”,其基础就是契约。这句话的实际意思就是,博学繁杂的关系,最后将一切关系化约为契约。

 

 

说“礼”的基础是契约,或者将“礼”直接等同为契约,乍一看仿佛匪夷所思。但这是我通过甲骨文研究而得出的论断。在“礼”的甲骨文字形中,其要害构造就有书契,而书契则是契约最原始状态的第二种,第一种是结绳。甲骨文“礼”的整个字形是在豆中放上书契。豆是盛放祭品的工具,这一点没有疑难。在豆中盛放书契,就是将书契做祭品敬献给神。这一点我在此前的文章已经指出,请参阅大众号:文字文明契约论。

 

以契约为最重要的祭品,是三代时代中国宗教的最核心特点。而这一点就在甲骨文字形中得以体现。不仅仅是“礼”字,还有祭祀的“祀”字,以及祼祭的“祼”字。《论语》和《周易》中都强调对神的祭祀是“祼而不荐”,这意味着祭祀典礼的核心,是最重要局部。通过研究甲骨文字形可以发现,“祼”字形为双手捧着书契之右契,也可为结绳之右绳,即以右契和右绳为祭品进行祭祀。

 

因为《论语》和《周易》都对“祼(盥)而不荐”保存了明白的记载,因此,自汉以来,历代经学家也都高度器重,但却始终都不得要领,甚至不明就里,因为春秋战国期间所发生的“礼崩乐坏”,让中国的历史出现大瓦解、大断裂。这种断裂不仅让尔后的中国人,对春秋之前的历史出现局部性的彻底失忆,而且对记载历史的工具文字也出现部分性的彻底失忆。详细到宗教上,不仅对三代的宗教史局部性彻底失忆,对有关的记录宗教的汉字的字形及其含意也彻底失忆。

 

荣幸的是,我们发现了甲骨文,这种字造成型于“三代”中期,也是汉字的初始形态。对这种字形,许慎已经全然不知了。而依然可怜的是,100多年来,尽管甲骨文研究工作已经让我们释读出了1000多个汉字,即让这些甲骨文与现代汉字之间建立了对应关系,但是,依然对甲骨文字形本身的含义一窍不通,而是受汉以来的所构成的错误观点的影响,认为甲骨文是象形文字,其造字基础是象形。

 

“祼”和“荐”的划分实际上在祭品,以结绳和书契这两类契约为祭品的祭祀叫“祼”,以牛羊肉等为祭品的祭祀叫“荐”。或者说,以契约敬神叫“祼”,以食品敬神叫“荐”。“祼(盥)而不荐”的意思是说,以契约为祭品的祭祀才是祭祀的核心,而以食品为祭品的祭祀只是祭祀的边缘。

 

而“祀”的本字为“巳”,“巳”的甲骨文字形也是源自结绳之右绳,但更强调右绳的生的功效。右绳为什么有生的功能,因为右绳相称于借据、债券,而有繁殖利息的功能。同时,“子”、“巳”在甲骨字形上同源,甚至同字,何以如斯?因为“子”的转义并非孩子之“子”,而是子息、利息之“子”。“巳”为右绳,其中重要功能是生子息、本钱,因而也可用“巳”指代“子”。

 

所以,从甲骨文字形上看,“祀”所表白意思和“礼”、“祼”相通,甚至雷同,都是以右契或右绳祭品而敬献给神。这意味着中国三代时期的宗教本质上是一种“契约宗教”,那时的人们奉行着“宗教契约论”。

 

这意味着“三代”时期的中国文明,不仅仅认为契约是人与人关系的基础,而且也将契约关系推广之人神之间,人神之间也是契约关系。祼祭中,将代表债务的右绳右契贡献给神,这实际上也是人神之间签署合约的过程。只是在这个合约中,人将自己置于债权的一方,而将神置于债权的一方。但无论如何,人神之间的关系都是同等的契约关系。右绳和右契实际上就是左绳和左契持有者所签发的借据,也代表他的诚信和信誉。以契约为祭品,实质就是以诚信、信用为祭品。这就是《诗经》、《礼记》中所载的“鬼神飨德”的宗教思维的基础所在,即鬼神以德为食品。

 

 

对中国文明,乃至对世界文明,从甲骨文研究中所发现的三代时期的“宗教契约论”,也涉及到另外两个重要问题。第一个问题是,西方以犹太教为首的一神教契约神学的历史起源。第二个问明是,中国文明中“德”的历史起源和历史背景。

 

在犹太教《圣经》,也是基督教《圣经》“旧约”中,人神关系也被看成契约关系,信奉上帝,实际就表示为信从上帝对人的破约,核心就是“摩西十诫”。“摩西十诫”就是上帝之约的十项条款。在犹太教中最神圣的物品就是蕴藏上帝之约的“约柜”。然而,在犹太教,以及后来的基督教中,在所有的祭奠典礼中,都不任何的以契约自身为祭品的做法。同时,全部西方的历史中也不存在以契约为基础的社会,而中国的上古则是一个“结绳而治”的契约社会。

 

这一切都意味着,犹太教的神学契约论,在当时整个西方缺少契约的实践和历史基础,契约论的观点不能在当时的任何文明内部发生,包括古两河、古埃及,以及古犹太本身,而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从外部传入的,而且别传地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中国。本文不去具体探讨一神教的契约论起源问题,而只是指出甲骨文研究与文明的关系,甚至与世界文明的关系。

 

 

中国三代时期的宗教契约论所波及的另外一个问题,就是中国传统文明中的“德”以及“礼”的历史起源问题。

 

“德”跟“礼”是中国传统文明最核心的两个概念。上文已经指出,“礼”的甲骨字形是豆中盛放着书契。书契是契约,而豆则是专门盛放祭品的祭器,代表宗教。这象征着礼是契约和宗教两种因素的联合。

 

从文献记录以及考古证据看,契约是中国文明更古老的因素,甚至在文明之处就已经产生,而宗教因素的出现要晚很多。宗教因素不仅时光上出现的晚,而且与中国固有的契约-易经文明出现大范围的抵触,有强烈的外传因素。古两河-埃及文明,以及更早西亚肥饶新月地带的文明则是典范的多神教文明。根本可以认定,契约因素为中国所固有,而多神教因素则外传自西亚。

 

在西亚的多神教中,祭品唯有物资化的食品,而绝无形象化的契约。正是多神教传入中国之后,中国用固有的契约因素,对外来的多神教进行契约化改造,引入了契约祭品,并且将其当做最核心的祭品,而将食物祭品边缘户化,这就是“祼(盥)而不荐”的基本历史背景。黄帝与蚩尤的摩擦,是文献中所记载的中国契约文明与外来的多神教文明的最早的矛盾。而颛顼时期的“绝地天通”,则是对多神教契约化改造实现的标记。

 

犹太一神教也是情势上的契约宗教,也是对古两河-埃及的多神教进行契约化改造的结果,但是,最早的多神教契约化改造并不发生在西方任何处所,任何文明,而是发生在中国。更可能的是,犹太教的出现是契约化宗教的理念从中国西传的结果。这里涉及到两次文明大交流。第一次,多神教东传中国,被契约化,出现契约宗教。第二次,是契约宗教西传,使得犹太教等一神教出现。

 

对一神教研究,以及对中国的“礼”的研究,当今的学者,无论中国的,还是西方的,广泛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复合因素,既有契约因素,也是多神教因素,更没有认识到这两种因素的彼此用,即契约因素对多神教因素的改革。对一神教,认为完整是内生于犹太这个民族,甚至由摩西这个宗教蠢才所发明。这是错误的。

 

对中国传统中的“礼”,因为其中存在宗教因素,而简单地认为,“礼”是起源和脱胎于宗教。事实上,“礼”核心在契约因素,而契约因素远在宗教因素之前就存在。“礼”不是直线的文明“进化”的成果,而是并行的文明交流和改造的结果,是契约因素对宗教因素改造的结果。礼的核心因素在契约,并不在宗教,在这个意思上,礼起源于契约,也可等同于契约。

 

因为《五经》中存在“鬼神飨德”的说法,即“德”可以是敬献给神的祭品,良多人也会象对“礼”一样,认为“德”也是来源和脱胎于宗教。事实上,也象礼一样,德的起源与宗教无关,而是起源于契约。

 

与“礼”一样,“德”的契约起源也可从甲骨文字形得到印证。“德”的本字是“直”,而“直”的甲骨字形为下面一只大大的眼睛,眼睛上面有一根长长直直的竖线。此前咱们已经对其进行考释,认为这根竖线代表书契。实际上,也可代表结绳。书契也好,结绳也罢,总之都是契约。“直”的意思是,把自己心坎的真实看法,实在主意直接反响和记录到契约上。在后来的“直”的字形也有在下面又加一个心的,更能清晰地阐明这一点。现代字形的“德”也是带心的。因此,“德”就是在签订契约中的真挚,更简练地说,“德”就是诚。

 

这是后来的儒家经典十分看重“诚”、“孚”的起因所在。《中庸》说“诚者天之道,诚之者人之道”,将“诚”直接看成道、天道。《周易·观卦》卦辞:“盥(祼)而不荐,有孚顒若”,“孚”是诚,“顒”出示诚意时的稳重状况,这句话的实际意思是说,祭祀的症结在祼,而祼的关键则在本人的诚。总之,中国传统文明的核心在德,而德的核心则在诚。“德”和“诚”都是详细体现在中国历史早期的契约实践之中。

 

 

契约是所有关联的基本,以及契约是中国文化的中心,这一点还体现在整体的儒家学说上,体当初《五经四书》中。整部儒家学说,能够以为就是“契约哲学”,《五经四书》就是在论述这种契约哲学。也唯有以“契约哲学”的视角,在契约实际的历史背景下,才干更深入地舆解儒家学说,懂得《五经四书》。

 

孔子将儒家学说的核心定位为“仁”。从字形上看,“仁”就是二人,既包含两个主体的人,还包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。在契约社会的背景下,很轻易看出,这个“仁”,实际上就来自契约关系,“二人”就是契约的双方。仁的内涵也是契约关系的内涵。

 

中国传统文明,是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为核心的,而一切关系的基础是契约关系,是关系的基本单元。儒家学说恰是对这种社会的反映,所关注的重心也是关系。“仁”就是契约关系,不外更强调契约双方内在之德。“五教”、“五伦”,是更具体的关系。《书舜典》:“父义、母慈、兄友、弟恭、子孝也。”《孟子滕文公上》:“使契为司徒,教以人伦,父子有亲、君臣有义、夫妇有别、长幼有序、友人有信。”

 

值得留神的是,至少至于孟子时期,对于“五伦”的关系,其基础依然是契约式的,关系的双方是平等的,包括君臣、父子。但是,到了西汉,尽管仍然以关系为核心,却在对这些关系的说明中,混入了专制、和神学迷信因素,出现了所谓的“三纲”说,即“君为臣纲”、“父为子纲”、“夫为妇纲”。从文献上看,这种思惟最早出自董仲舒的《春秋繁露》。

 

从历史整体看,这意味着年龄战国期间所产生的“礼崩乐坏”让中国呈现了“去契约化”。也可以说,“礼崩乐坏”的重要成果就是“去契约化”。“去契约化”就是独裁化和神学科学化。

 

 

“文字”和“文明”的亲密接洽,还直接体现在“文字”和“文明”两个汉字词汇上,两者不仅共享“文”这个字,而且“文”是两者共同的基础。这也是汉字的独特征之一。汉字之外的任何文字,用来表示文字的单词,与用来表示文明的单词之间,均毫无关系。譬如在英文中,用来表示文字的单词是characters、 writing等,而用来表示文明的单词则是civilization、 culture等,它们之间毫无关系。

 

“字”原来意思是孩子、生养养育孩子,在“文字”的直接含义是文所孳生的孩子,文乃字之母,字乃文之子。对于文和字的分辨,在许慎《说文解字序》中尚保留了比拟清楚的记载:“文者,物象之本;字者,言孳乳而浸多也”。但许慎的错误在于,认为“仓颉之初作书,盖依类象形,故谓之“文”,文是“物象”的,即象形的。这意味着许慎也是秉持“文字象形论”,事实上这也是文字形象论在中国的明确肇始。

 

我的研究结论是,文在汉字,在甲骨文产生之前很早就存在了。早到什么时候?早到在历史之初、文明之初就存在了。历史就是文明的历史,而“文明”的含义就是“文”得以彰明,得以在社会遍及。从甲骨字形以及文明的内涵来看,文包括两套系统,一套是契约系统,一套是易经系统。契约系统又包括结绳符号和后来的书契符号,而易经系统则主要是八卦符号,以及“爻”字符。但是,契约符号是主体,易经系统是边沿。也就是说,契约不仅是文字的基础和内核,也是文明的基础和内核。

 

中国历史的奇特性在于,在字涌现之前,就存在一个独立的“文”系统,包括契约系统和易经系统,而中国之外的所有文明,在其早期历史中,都不存在独立的文系统。中意味着,唯有中国文明存在文字和文明的早期起源史,而其余任何文明都缺乏文字和文明的早期起源史。

免责申明:博主所发内容不形成交易股票根据。股市有危险,入市需谨严。新浪财经网站供给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。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。有暗里进行收费征询或倾销其他产品服务,属于非法个人行动,与新浪财经无关,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受骗上当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